当前位置: 中国区数字货币交易所 > 文兴链区块链数字货币 > 重新洗牌的邮轮业机会不少
随机内容

重新洗牌的邮轮业机会不少

时间:2020-10-19 23:46 来源:中国区数字货币交易所 点击:89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

图说:图为率先复航的“梅恩希夫2号”以及返航后在港口留影的乘客。

“全球邮轮业面临重新洗牌!”德国《焦点》周刊日前报道称,从今年6月欧洲多国内河邮轮的复航,到7月德国途易邮轮等航线的陆续重启,邮轮行业已进入缓慢复苏期。但第二波疫情的到来又给复苏增添了不确定性。德国慕尼黑大学旅游经济学者温特尔斯对《环球时报》表示:“全球邮轮业正面临几十年来最大的危机,但另一方面也给投资者增加了更多的进入机会。”

新加坡推出“无目的地游”

国际邮轮协会去年底的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远洋邮轮的客运量达到3000万人次,而2018年是2820万人次,预计2020年将增加至3200万人次。不过目前看,由于新冠疫情,国际邮轮协会今年的预测目标肯定无法达成。

许多邮轮公司希望尽早复航来减少损失。最早恢复海上航线的是德国本土最大的邮轮公司途易邮轮。7月24日,途易邮轮旗下邮轮“梅恩希夫2号”搭载1200名乘客从汉堡出发开启北海之旅。邮轮载客率被限制在60%,以便游客之间保持距离。参加这次旅行的汉堡退休教师汉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旅行期间,船舱内充满消毒剂的气味,工作人员始终戴着FFP2标准口罩,总体感觉还比较安全。

“梅恩希夫2号”复航两天后,云顶邮轮旗下的星梦邮轮也举行首航典礼,宣布“邮轮跳岛游”航线正式起航。8月16日,MSC地中海邮轮旗下“MSC地中海鸿图号”正式回归,成为地中海邮轮舰队中第一艘复航的邮轮。9月6日,嘉年华集团旗下的歌诗达邮轮也正式部分复航。

《环球时报》记者观察到,全球邮轮复航航线主要集中在地中海、西北欧、东南亚以及日本海域等,世界邮轮航线最集中的地区之一北美则还处于停滞状态。“在后疫情时代,经营模式已不能仅仅按照疫情前的套路,需要新的思路。”旅游经济学者温特尔斯对记者表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受到航空公司的挑战,世界范围内的邮轮生意一落千丈。后来邮轮公司转变思路,推出高级套餐等服务,生意又开始兴隆。

新加坡旅游局近日表示,将从11月开始运营“无目的地”观光邮轮航线。该项目制定了严格的防护措施,包括对船员和乘客进行新冠测试, 多家加强消毒和空气循环, 上市公司以及保持1米安全距离等。船只将以50%的运力航行, 行程只对新加坡居民开放。此外,由于目前许多港口限制邮轮游客自由上岸,一些邮轮公司推出以私人岛屿为目的地的旅游线路。

投资门槛降低

“现在,邮轮公司最大的问题是资金流。为此,一些大型邮轮公司正在卖船。”德国《商报》近日报道称,这其中包括全球最大的邮轮公司嘉年华集团。该集团今年以来亏损严重,第三季度净亏损高达28.6亿美元,不得不进一步削减船队规模。开始时,该集团计划出售6艘邮轮,之后加码12艘至18艘。嘉年华集团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唐纳德表示:“我们会继续采取积极行动,努力打造一家更精简、更高效的公司。”

多家旅游公司甚至不得不关闭邮轮业务。欧洲第三大旅行社集团——德国FTI集团最近就宣布将关闭其邮轮品牌FTI Cruises。FTI集团发言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疫情对小型邮轮公司的冲击最大,关闭业务的不在少数。”目前,仅在欧洲就有四家小型邮轮公司在疫情打击下停业。业界人士估计,今年内还会有更多的邮轮公司永久不能重启。

“邮轮公司纷纷破产甩卖,意味着现在买下邮轮会很便宜。”温特尔斯指出,邮轮价格基本要上亿欧元,贵的甚至超过10亿欧元,而现在花几分之一的价钱就能拿下。这比较适合开展邮轮旅游业务的公司。一些特别老旧的邮轮还可以当作酒店来运营。最近,德国旅游公司Phoenix将旗下一艘近50年船龄的“信天翁号”邮轮卖给埃及Pickalbatros酒店集团。后者计划将这艘邮轮作为水上酒店部署在红海。

此外,中国企业也可投资邮轮制造。据温特尔斯介绍,欧洲邮轮制造业受到疫情以及经济下滑的影响,需要资金投入。邮轮制造的投资限制目前在欧洲仍较为宽松,中国企业可以买下或者入股这些企业。像云顶香港2016年就收购了德国3家船厂,成立MV Werften造船集团。日前,陷入困境的云顶香港获得德国政府1.93亿欧元融资,得以让MV Werften维持运营。

2030年中国将成最大市场

国际邮轮协会的报告指出,目前北美和欧洲是全球邮轮业的中心地带,占全球总航线的70%以上。但未来的市场在亚洲,尤其是随着中国的加入,全球邮轮业的中心正向亚洲转移。国际邮轮协会2017年预计,2030年,中国将需要邮轮约100艘,旅客达到1000万人次,从而成为全球第一大邮轮旅游市场。

温特尔斯认为,中国目前在邮轮产业上还是一个新手。一是中国内地还没有国际性的邮轮公司。而且,从中国沿海发出的邮轮航线,主要是短途航线,前往日本和韩国的航线产品占八成以上。“中国需要构建一条邮轮旅游产业链,这涉及邮轮公司、分销旅行社或平台、港口等。”温特尔斯说,尤其是中国的一些港口城市应该积极参与进来,这不仅包括海港口,也包括长江等河流的港口。此外,中国与其他洲的连接也是未来发展重点。

中国正积极参与邮轮制造业。中国政府已将邮轮制造列为一项重要产业目标,以升级国内制造业和支撑船厂就业。中国多家造船企业也与国际巨头有合作。比如,中船邮轮与美国嘉年华集团以及邮轮造船企业意大利芬坎蒂尼集团开展战略合作,成立合资公司“中船嘉年华”和“中船芬坎蒂尼”。

不过,温特尔斯警告说,邮轮制造也是一个“卡脖子”项目,一艘大型邮轮有2500多万个零部件,其中不少需要依靠欧洲和美国的技术。而欧洲企业早已感受到中国同行的威胁。德国《经济周刊》去年底就曾报道称,德国造船和海洋工业协会发出警告,认为中国船厂正在威胁欧洲每年1万多亿欧元的生意,要求欧盟限制中国投资。对此,温特尔斯认为,海洋足够大,邮轮业仍是朝阳行业,欧美日韩企业应该多与中国合作。▲

------分隔线----------------------------

由上内容,由中国区数字货币交易所收集并整理。